39健康网络营销中心

健康产业研究中心

药品二次议价或将出现 引争议内外企意见不一

2012-12-10    39健康网    

确切消息称,一份由国务院医改办重新起草的药品流通体制改革方案,提出以“二次议价”把公立医院长期存在的药品“暗扣”翻明,并探讨在医保支付方式改革的配合下,推动医院合理用药。“二次议价”一直是药品招标采购的意见分歧极大的一个方向,然而二次议价未来到底会如何发展?该现象的背后,是各方的利益博弈。

12月3日,在广州举行的“第九届中国医药营销新锐论坛”上,有业内人是指出,未来或会出现通过政府财政结算来进行二次议价的可能。

消息称,国家有关部门正在征求意见,有意放开药品招标的二次议价,且允许医药议价订立合同,价格不高于各省招标采购中标价即可。事实上,今年九月就有消息称卫生部有意放开药品招标的二次议价,允许医院自主采购。而39健康网此前采访国药控股高级研究员干荣富时,他也介绍,现在所谓的医院“二次议价”,其实可以说是三次议价,从发改委定价到省市的招标价,再到现在所谓的医院开放议价权,实际上这已经是第三次。

中国人民大学医药卫生行业发展研究中心首席专家徐东向39健康网介绍,医院进行二次议价的话,议价后的药品价格一般有两种,一种是议价后按原价,另一种是议价后按照新议的价格进行交易。如果医院在议价后药品价格能够降下来,那这是好事,但是一般都会是在原来的价格上再加15%。“这种垄断性议价很难达成其合理性,因此大部分医院都不愿意进行二次议价。”徐东如是说。

干荣富也坦言,如果这种“二次议价”是以每个省的中标价为基础,则不会增加这中间的流通成本。“以国家发改委制定最高零售价10元的药品为例,经过省市招标之后可能降到7元,医院如果再次议价,则医院的价格肯定会低于7元,但医院售出药品的价格可能会达到7元或10元,那么这中间实际上产生了新的利益区间。”

论坛中,一位业内人士也告诉39健康网,对于二次议价,实际上卫生部门的态度是反对的,“招标采购实际上是国家卫生部打了国家发改委一个耳光,而二次议价实际上是医院打了省卫生厅一个耳光。”该业内人士这样比喻道。

“二次议价”的经典操作,当属被奉为“闵行模式”的上海市闵行区有关实践:由区药招办牵头,组织区属公立医疗机构以“量价挂钩”、压缩回款时间等为条件,与药品厂商和供应商讲价,再由政府部门把这部分利润通过绩效考核的方式返还医院。上海“闵行模式”的第三方结算模式,貌似为二次议价开辟了一条新的执行通道。

业界意见不一,内企赞外企否

医院期盼放开“二次议价”,是希望相关操作和收入都能合法化。但此举不太可能触及医院既有利益格局和管理体制。这也是“二次议价”至今备受争议的原因,反对者认为,放开之举只会增加药品流通领域的混乱;但支持者却认为,在药品集中招标制度不变的前提下,至少会改变医院偏向高价药的现状。

据了解,公立医院和相关部门很清楚,在药品实际出厂价和中标价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价空间。如果真正禁止了“二次议价”,这块巨大的利益就完全落到了药品配送商手中。因此,对于这种局面,一些地区的相关行政部门或公立医院采取了应对办法:一种办法是,相关政府部门自办药品配送公司或者选定一些现有的药品配送公司;另一种办法是公立医院自办药品配送公司,这些公司均获得了公立医疗机构所采购药品的垄断配送权。该类公司直接从药厂以实际出厂价采购药品,然后按照政府招标价将药品直接配送到公立医疗机构。

目前在卫生部召开的关于“二次议价”讨论会中,各省招标办、外资药企代表坚决反对,而国内药企代表多数支持。有药企代表如是表示,“如果允许"二次议价",就需要跟各个医院做工作,这些都需要费用,而对国内药企来说,因为灵活的机制,没有太大问题。但是对外资药企来说,基于严格的财务制度加上美国的反海外腐败法等法规,外企在这方面销售费用的增加必然会改变其财务结构,这基本是无法实现的。”

北大政府管理学院教授顾昕认为,放开“二次议价”有积极意义,至少会改变医院喜欢高价药的激励扭曲;而药价降低无疑为提高医疗服务价格留出了空间。

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于明德认为,禁止医院“二次议价”遏制了企业进行公开透明的价格竞争,隐性利益链条使得药价虚高、滥用药、看病贵、医患关系紧张等问题日趋严重。但他同时指出,从长远看放开医院议价的同时必须取消政府统一招标制度,让医院或医疗保险自主议价,这将有利于医院追求质优价廉的药品,有利于医生的服务价值得到合理的回报,也将有利于医保控费。

网站简介 | 媒体报道 | 网络营销 | 产品中心 | 人才招聘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地图 | 健康导航 | 问题反馈
Copyright © 2000-2018 39.net All Rights Reserved. 39健康网 版权所有